脑洞缺失

文豪校园paro.脑洞设定

发生在横滨私立高等校院这个舞台上的故事。

中岛敦
独自勤工俭学的敦君因为工作地方出事的缘故而丢失了打工的场所,尚未获得薪金的他正值新入学需要上缴学费的时候,敦君正急得团团转的时候,遇到了穿着风衣的黑卷发男人和面色严肃的眼镜男子——

因为一些事件用掉了最后的钱帮助了遇到困难的两人,敦君正为身无分文而困扰烦恼时竟得到了两人的回馈帮助

就是这样,拿到学费的敦君第二天安稳的去报道了。在班级里,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们,有秘密恋爱中的(自称)兄妹,可怕(雾)的保健室女医生谢野,头发全白却气质不凡在开学典礼的演讲上就吸引了不少女生注意的校长等等。
并且,他惊讶的发现,原来太宰治和国木田正是这所学校的就职员工,太宰先生还是他班级的老师。

精彩的校园生活就这样展开了。

单身而又帅气的老师们是年上派女生们的极重要攻略对象(包括校长)

国木田
要求严格、认真负责的教师,担任在校门口检查校服是否不规范一职。常常会替太宰完成他未完成的工作。

泉镜花
谜样的转校生,三无的双马尾少女,容貌姣好,虽赢得了不少印象分但由于缺乏表情的缘故而不太好接近。敦有些在意对方。

红叶
泉镜花的家人,抚养着她,重视、关照镜花,和镜花一同生活在名下的一处房产中。在一家有名公司中担任主管。不知为何提防着和镜花亲近的敦。

芥川
同班的优秀少年,冷漠寡言,好脾气的敦唯一无法和平相处的对象,宿敌担当,崇敬着太宰老师并一直追寻着对方认可,同级中颇具人气。

樋口
邻班的少女,担任班长一职。
似乎恋慕着芥川……?


中等部有名的少女,性格、样貌、声音都很出色。偶像级别的人物。

太宰治
十分轻佻的老师,不务正业,常常将工作甩给国木田。
注意着敦君的状况,偶尔在对方困难时推波助澜,使得对方脱离困境。

账号卡人设存档.鸾辂音尘

荣耀大陆中兽族里鸾族和凤族的族人私自通婚后被生下,父母逃亡间匆忙将她藏在了山中的森林中,后独自引走追捕的族人,而后不知所踪。
因为自身为鸾凤之子而被森林内鸟类视为尊贵之物守护着,借着鸾鸟的特性(不需教导便能自如的提炼自然元素和将其转化为维持身体机能的能量)而勉强存活了下来。
而一段时间后,旅行至此的风城烟雨察觉到了此处自然元素的不平衡和诡异流向,便探寻着,突破了鸟类的屏障找到了襁褓中的鸾辂音尘,惊讶之下也对她产生了好奇,于是将她收养了下来,传授着她关于人类生活的知识和关于元素之力的使用与掌控方法。
小姑娘就这样跟着风城烟雨走走游游,经过各处。
几个月后,风城烟雨需回烟雨,询问过鸾辂音尘的意见后,他便下决定,把鸾辂音尘一同带回烟雨。
然而,在烟雨势力范围边缘的一处小村庄中,风城烟雨遭到暗杀,缠斗之下不幸被刺客近身,鸾辂音尘用了瞬间移动为其挡下匕首。
随后,藏于她体内的凤凰浴火重生的能力觉醒,金色火焰自她体内蔓延开来,席卷了整个村庄,使其化为废墟,给这里的人们带来了一场灭顶之灾。
黎明的时候下了雨,余息的火焰慢慢熄灭,在幸存村民共同抗议下,风城烟雨不得不将她放归山野。鸾辂音尘再度流浪。
由于兽族的尸体处处是宝,所有武器与药剂的原材料都来源于兽族尸体,所以它一直是热手之物。因此在流浪途中鸾辂音尘受到过不少次围追猎捕。幸好她拥有着凤凰的不死能力,即便是被杀也能浴火重生并清场。
后来路经雷霆城时被城主生灵灭说服,留在那里定居。借着雷霆的力量保护自身,作为代价,她将体内凤凰的永生之火取出,放入了雷霆城的总动力室中,为全城电力提供能源。

是个古灵精怪的小姑娘,整天想着各种各样的计划和整蛊,天不怕地不怕的到处折腾,如果主城里出了啥事第一个就得询问她是不是她导致的。
倒很重视情谊,讨厌背叛,喜欢着生灵灭,对风城烟雨是既感谢又讨厌,感情复杂。和沐雨橙风寒烟柔叶下红他们关系很好,喜欢着一切小女生喜欢的东西,平日里会到各处走走逛逛,名曰体验生活。
一边模仿着人类的生活一边尝试着融入他们,并努力体会着人类的各种各样的情感。

渣涂一幅x试图表达对女王的爱意

【知乎体】【吴叶】找一个好舍友需要注意些什么

桑荫未移:

 @璇舞酱 的甜甜的吴叶,终于,终于写出来了。可以联系之前的吴叶文,设定是俩人在一起之后的事。

感谢卓断水太太友情提供的表情包。

 

………………………………………………………………

 

找一个好舍友需要注意些什么

 

 

黄河之水天上来,基佬心思你别猜

 

@风烟梳沐谢邀

 

老夫虽然不再是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了,但好歹也是处在男人一枝花的年纪,可之前总是被问到中老年人的保养问题,要不就是对退休生活的计划,不仅无趣,而且无理,分明就是没认识到老夫神一样的少年的本质。

 

不过嘛,这个题目一看就纯情不造作,非常贴近年轻人的生活,和老夫的日常也十分符合,有感而发,不吐不快。

因为工作原因,加上同事都来自不同的城市,我们这个团队十多个人都需要住在一起,初期创业艰难,老板娘只能安排双人房。也就是说,老夫必须要找一个舍友。

 

看了前面的回答,无非就是说,舍友要人品好,性格好,生活规律(至少和自己的生物钟要趋同),爱好相似,不一而足。然而,你们都太天真了。

 

一个好舍友,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和你处在同一个阵营,分担来自这个险恶世界的伤害。

又例如,作为一个单身贵族,而舍友却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

还是来说说老夫的舍友吧,Y,一个快三十还没谈过恋爱的废柴烟枪网瘾青年(在老夫的印象里),虽然嘴炮了点,不修边幅了点,但人家对生活环境无要求啊,储物间也能睡得安稳,和老夫这样性格潇洒又随和的人简直不能更搭了。于是,在这样天造地设(小A说不能这么用,但好像没什么问题)的条件下,我们度过了两年祥和的同居生活。

 

……然后被教会什么是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那本是霞光万丈的一天,我们在机场迎接出差归来的Y和另外两名同事(虽然很不想承认,但Y确是我们领域的第一人)。当他们走出通道的时候,老板娘难掩激动,径直走上前去,却在离Y还有几米的地方硬生生地停了下来。

 

突然,老板娘叫了起来:“天哪,是WXF,WXF竟然回来了!!!”

老板娘啊,这里可是H市,就算WXF那小子失踪了这么多年,就凭他曾经搭档的名字,就能让他瞬间被人包围。更何况,他的搭档就是Y,一个正站在他身边,又习惯了不露脸,懒得多做伪装的死宅。

 

那一天,人类终于回想起了,那被狂热的吼叫声包裹的震撼,和被逼入小巷四处逃窜的耻辱。

 

等到终于回到了工作的地方,大家多多少少都有些狼狈,除了一个人——Y。老夫当时就隐隐感觉到,事处反常,非怪即妖。

 

“呃,WXF大神是吗?很抱歉刚才造成的困扰,请问,请问您这次是回国探亲吗?”老板娘显然在一次长跑后耗费了不少精力,虽然仍有扑上去的冲动,但现在也只能和沙发肩并肩。只见坐在对面的WXF,挑起一边眉毛,似是听到什么有意思的话。

 

他缓缓介绍起这几年的经历:异国打拼多年,深受信任,现在又争取到回国管理公司分部的机会,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衣锦还乡,落叶归根。虽然简略,但也能感受到独自打拼的艰辛和当事人意志的坚强。

 

老板娘眼眶红红,看样子恨不得给WXF颁一面锦旗,却转头又看见大龄网瘾宅男Y,一枪热血顿时化成恨铁不成钢的痛惜。

 

“Y你看看人家。”                                                                                

 

话音未落,只听WXF连忙接上一句:“没关系的,以后我养他就好了。”

当时的空气,有一丝凝结,还有一丝尴尬,让我们觉得,继续呆在这里,还会发生更多不好的事情。比如,被闪瞎眼,被喂狗粮,等等等等。

 

情节的发展似乎也在Y的剧本之外,只见他愣了一下,环顾一周,确认他亲爱的队友没有人因为这件事当场心脏病发作,然后留下一句“好好训练,别想太多”就回了自己房间。

 

然后,WXF就直接跟在Y后面,把门打开,进去了,徒留一扇紧闭的深棕色的门引人遐想。

 

等等,那不仅是Y你的房间,更是老夫的房间!!!

 

你有本事偷汉子你有本事开门呀!!!

 

天色逐渐昏暗起来了,变得越来越暗,越来越静,直到我的同事们都结束训练了,那扇门也没有被打开,良好的隔音效果也保证了在外面的人不会听到任何响动。安静催生了想象,我有理由怀疑,那方纯洁的空间已经受到了玷污,而罪魁祸首的两人,还将正义的老夫驱逐出境,让我与凄风冷雨共度一夜。

 

老夫无数次想要去捍卫主权,却被邪恶势力阻挡在门外。

 

不,那是一扇禁忌之门,不能开!

 

第二天,当那两个人终于出现,老夫明显能感觉到,有一双是视线,紧紧地跟着我。

一步,一步,似魔鬼的步伐。他越来越近了。WXF!

 

只见他堵住了老夫的去路,然后掏出了一张帐号卡:“来两把,老W。”

 

突然,Y从旁边窜出来:“老W呀,XF多少年没干这行了,你可不能欺负人家啊。公平起见,加我一个呗。”

我明显能感受到,在这之前,WXF只是想发泄出一些醋酸味,可Y横插一脚,WXF眼神立马变了,化成文字泡就是:趁我不在,你到底对Y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情?

 

WTF,我真的只是他的舍友,我什么都没做!!!

 

之后几天,W那小子千方百计想要让Y搬去他在H市买的新房,被Y以指导队伍的名义拒绝了。从此之后,老夫深刻体会到了,找一个好舍友的重要性。

 

本来这年头恋爱自由,老夫也不能说什么,问题是,Y那小子,完!全!不!避!人!

 

你以为热恋中的人每天只有早安晚安电话?太天真了,自从W那小子兼任我们公会的副会长,每天在游戏里一边指挥,一边旁若无人的调情。截取如下:

 

【今天公司招了新人,狂的没边,但一看就比你差远了。你还记得吗,当年你可是……】

【你怎么现在还在线,嗯?等我出差回来……】

【爸妈想你了。姐姐想你了。咱们家的英短想你了。你什么时候回家看看?】

【好吧好吧,是我想你了。】


除了在游戏里大范围无差别攻击,他们还会对站在第一线那勇敢的骑士实施致命连击。

 

那勇士,就是老夫。

 

曾记那一日,老夫正在屋子里吞云吐雾,WXF突然就进来了(老夫以下半生的烟盒发誓,一定是老板娘那个JS脑残粉投敌了)。

 

然后,老夫的烟就被夺走了。

 

“老W,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舍友。”WXF居高临下,“你竟然用二手烟污染小队长,队员的责任心和素养呢?”

 

“老W,听见没有。”

 

“不行,小队长我不能让你和这个人继续住在一起了。”

 

“唉,作为一个有责任心的队长,我务必要保证队员的健康成长。就让我用舍友的身份好好教育他吧。”叶修说着踢了我的床一脚,“老W,表个态呗。”

 

老夫用方锐真诚的大眼发誓,叶修在WXF的背后,悄悄把手上的烟头按灭在床边的夹缝里。

还有一次,WXF发现桌子上有一盒吃了一半的泡面,就转过头对老夫说:“老W,你也这么大年纪了,该学会照顾好自己。这种方便食品的危害太大,作为这么多年朋友,我真的不希望你……”

 

老夫刚有点感动,就听他又说:“况且Y跟你一个寝室,可别受到什么不好的影响。我好不容易才帮他养成良好的作息。”


他又用一种温柔得可以酿蜜的口气对Y说:“还没吃饭吧,我在附近新开的‘俏江南’定了位置。”

 

Y点点头,揉了揉肚子,就随着WXF离开了他的糟糠之友。

 

……好像有哪里不对。

 

等等那面不是我的!

就在这样水深火热的日子中,老夫以伤痕累累的身躯苟活了一年。

 

直到今天。

 

在这个节日比假日多的年月,过节对我们就意味着网游里的活动,意味着大批的积分和稀有材料。今天也不例外。

 

本来作为一个水平好,脑子快,磕睡五分钟熬夜两小时的人才,Y一向是我们工会争夺材料的主力军。之间就商量好,这次活动,Y领头,其他人辅助,而我这个退居二线的元老,划划水也就可以了。

 

然而,活动刚开始一个小时,Y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我没听清他们在电话里做了什么邪恶的PY交易,只知道Y最后说了一句:“好呗,那就让老W替我。”

 

然后Y在三分钟内,换了西装,打了领带,还千年等一回地打理了他的鸡窝头,动作之迅捷让人回忆起他高超的职业水平。

 

“老W,今晚你接替我的位置,我就不回来了。”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兴欣终身技术顾问的命令。”

 

老板娘似是于心不忍,说了一句:“他行吗?”

 

“没事,要对老W有信心,你看上次XF不是都做的不错。”

 

“也是。老W,态度放端正点。”

感情老板娘您的插话,不是减轻我的负担,是怕我不尽全力吗?!?!?!

 

“还没好吗?”另一个当事人,也是罪魁祸首,WXF,出现了。

 

他看见Y,居然愣了一下。

 

好吧,只要稍微熟悉Y的人,都会被他现在的装扮惊到的。

 

剪裁合身的西装,一看就和一柜子的淘宝款不一样,再配上领带和不俗的手表,和Y平时的装扮相去甚远,倒是和WXF今天的精心打扮十分搭配。

 

他的鞋子居然还擦了鞋油,什么时候的事!

 

“嗯,我就说这一身送你很合适。”WXF点点头,又看向我。

 

不,不,你别看我,求你千万别看我。

 

“老W,作为老前辈,可别让其他队的小鬼比下去了。”他又笑了。

 

俩人相偕离去,目光缱绻,言笑晏晏。

 

被抛下的老夫,以背心裤衩的姿态,被囚禁在这个活动中,这个电脑前,漫长的一夜。

 

他们这样的行为,是对队员的伤害,是对责任的抛弃,是对资本世界纸醉金迷的妥协和对艰苦革命的背叛。而且——

 

还伤害了老夫作为单身贵族的,最后一点尊严。

 

汪~

END

 

………………………………………………

这一篇lo主边写边笑,全程如同没吃药的羊驼。

愿看文的你们和写文的我虐狗节快乐。

敌人是老爹?! @FATE图文六十分

存文处:

*fate/stay night同人
*卫宫家
*无cp向

我、卫宫士郎进入了人生的分歧点。现在是HF线中后段,差不多到了选择女主角的时候。就像之前无数次那样,明晰而又互不相交的道路出现在我面前。所以现在应该:
——带走伊莉雅
——带走伊莉雅
——带走伊莉雅
但是,这次和以往任何一次都不一样,三个选项全是一样的内容。哪怕现在是生死攸关之际,我也忍不住停下了点鼠标的手。
哪里错了吗?
一路回顾现在为止的道路,简直如同过山车般惊险,连差点不小心就被杀死的经历都有十次以上,多亏了毅力和直觉,还有对银发萝莉的爱才来到此地。到了这个地步,无论如何我也不能放弃了。
“为什么,没有伊莉雅线……”
冷静,卫宫士郎!一定哪里错了,仔细想想吧!是不是在哪里选了错的选项,还是好感度不够高?
可惜不管怎么想都觉得自己的行动很完美。
“呃……”
我试着上下移动鼠标,看看会不会有隐藏选项,或者有别的方法呢?既然三个选项都是一样的,选哪个都无所谓,但正因如此,反而觉得选哪个都有问题了。
就在这时,背后传来了声音。
“士郎,带走伊莉雅!”
那是一个略有点苍老的男声。
是我非常熟悉的男人的声音。
无论多么想念也不会出现在这里的男人,是无法再次回到这里的男人。但就算不可能,我不会记错他的声音。
所以我回过头。
熟悉的男人立在我面前。
“哟,老爹。”
我就像以前那样和他打招呼。
男人显出了很高兴的笑容,但那样的表情转瞬即逝。接着他又恢复了刚才冷峻的脸。
“老爹为什么会出现呢?”
我问道。
男人却毫不理会我的问题,自顾自地抛出他的问题。
“为什么不带走伊莉雅?”
“因为三个选项都是一样的。”
“为什么不带走伊莉雅?”
“……老爹?”
他又用同样的语调重复了问题。我背后的汗毛竖起来了。
“为什么不带走伊莉雅?”
“……”
“为什么不带走伊莉雅。”
最后一次,男人举起了枪。子弹贴着我的耳朵飞过。差一点我就死了,还好我猜出了他的意图。
事实上一开始他就握着枪,并用大衣下摆掩盖了右手。
我全都知道。
正因为是朝夕相处了多年的父子,我敏锐地察觉了。
“但是,我要走伊莉雅线。”
高喊着,我从虚空中投影了双剑。沉重的剑身挡住了接下来的子弹。
第一次射击后男人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向我逼近。判断现在的武器不能给与我伤害,他用肉眼几乎难以捕捉的速度换了另一把口径更大的枪。
“你们是姐弟——!!!”
啊啊,我明白了。为了让我远离伊莉雅线,所以老爹以boss身份登场了。很可惜,我的倔脾气是跟他学的。
“等一下,我可是你的养子。”
在战斗间隙,我对他解释道,可老爹完全不在意地笑了。那是多么灿烂的笑容啊。
“伊莉雅是爸爸的——!!!”
于是我明白了,我不得不战斗。
……
……
……
省略中间的过程,说说结果吧。
我赢了。
小时候在到场和老爹对战的时候,偶尔我也会赢他。不过现在想想那一定是他为了鼓励我继续努力而故意放水的。
但今天的我毋庸置疑地赢了。
被刺中的瞬间老爹确实是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抱歉了,我是活着的人。所以我会超越你的背影。伊莉雅就交给我吧。”
我对着他变淡的幻影说。
老爹啊啊哈哈哈地笑了,虽然我已经听不见他的声音了。

一开始我并不理解他为什么会笑。但很快我发现了。
——带走伊莉雅
——带走伊莉雅
——带走伊莉雅
选项还是没有变化。不存在“打败了boss就能进伊莉雅线”的奇迹。
或许一开始就没有做出伊莉雅线……
那、我究竟为了什么而与老爹为敌呢?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既然打败了老爹,我也只能继续前进了。
“啊,切嗣,我成为正义的伙伴了吗?”
望着被鲜血染红的天空,我不禁陷入了沉思。

【end】